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我用偏方吊打了醫屆大佬! 愛下-第263章尋找鼠婦和蚯蚓

我用偏方吊打了醫屆大佬!
小說推薦我用偏方吊打了醫屆大佬!我用偏方吊打了医届大佬!
廖忠华一听陈小球这话,立刻喝问道:“你说我们医院的医生都是废物,难不成你能治的了?”
廖忠华对陈小球这种傲慢的态度十分的不满,觉得他太过狂妄了。
“我都说了,我啥都能治!都给我散开,看我的!”
说完,陈小球直接进了急救室,在张艳红的身上扎了几针。
张艳红直接停止吐血,人也慢慢的苏醒过来。
沈莹立刻抱住自己的母亲狂呼起来:“妈,你终于醒了,可吓死莹莹了!”
张艳红也抱住女儿的手臂,一个劲的流泪,但情况然后很严重,整个人完全没有精神,只知道喊沈莹的名字,让她别哭了。
“这是怎么回事?陈小球,你是怎么弄醒她的?”
廖忠华从来没见过像陈小球这样治病的,只给病人扎几针,病人就能苏醒,实在太神奇了。
“没看见我扎针嘛?我这银针能杀人,也能救人!廖院长,现在相信我比你们医院的医生厉害吧?”
陈小球冷哼道。
“慢着,陈小球,你先别得意太早。你刚才说,你啥病都能治,光弄醒张女士有什么用?你得治好她的肝硬化才算厉害!我们才能服你,要不然,你还是吹牛批!”
不待廖忠华回答,刘博才立刻阴阳怪气的怼起了陈小球。
“就知道你会这么说,那我就让你死个明白!”
说完,就要离开急救室。
廖忠华一见,连忙追问道:“陈小球,你要去哪?需要什么药材,我们医院都有!”
廖忠华现在有点相信陈小球的本事了,态度也比之前要礼貌许多。
“蚯蚓你们医院有?鼠妇你们医院有?”
陈小球一听,连忙笑着反问道。
“这个……倒是没有!我们医院都是草药,你这种动物性的一般不进!”
廖忠华一脸苦笑道。
“这就是了,而且,我这还要活的!”
陈小球笑道。
说完,就要离开。
谁知,身后突然一个女子喊住他:“陈小球,等一下,我陪你去!”
陈小球回头一看,原来是凌国韵。
“你也在这里上班?刚才怎么没看到你?”
陈小球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凌国韵,顿时一脸的惊喜。
“你眼光不行呗!你这是要去哪?蚯蚓只有乡下有,县城不好找,除非去网上下单!”
我給萬物加個點 小說
楓 苑
凌国韵说道。
“网上?还卖这玩意?”
陈小球一听凌国韵之言,顿时吃了一惊。
“那当然了,网上啥都能买到。鼠妇也可以下单,只不过,你得买整斤的,要不然,买不了!”
凌国韵说道。
“那得多长时间才能到啊?”
陈小球问道。
“这个,起码一天吧!”
凌国韵说道。
“太慢了,我得马上弄到,好打脸刘博才和那帮伪专家!”
陈小球说道。
“咯咯咯, 你这人真有意思,那我陪你找找去,说不定能找到也说不准!”
凌国韵见陈小球急着打脸,不禁娇笑起来。
于是,二人就一起出了医院,朝县城野外郊区而去。
“你刚才为啥不表明你的身份?那样,廖院长就不会对你那个态度了!其实,我们医院的廖院长人还是不错的。”
“只不过,在这种事情上,他作为院长肯定得护卫自己家人,要不然,就没有医生敬重他了!”
凌国韵一脸疑惑的问道。
陈小球就说道:“这个当然不能表明身份了,我要是主动亮身份,怎么能看出刘博才这样的人渣?还有那王张两个专家,更是可恨,和刘博才是一路货色!”
“本事没有,屁话不少!”
凌国韵一听陈小球这话,立刻表示赞同道:“你说的也对,不过,县城医院好多都是自己家人接位的。”
“像我家,我爸是专家,我妈是护士长,我是医生,我弟也是医生。现在的社会基本都是这样,你想把那些没本事的医生连根拔起,是拔不完的!”
“这样的医生实在是太多了,我在县城呆了这么多年,比你懂的多!”
一听凌国韵这话,陈小球陷入了沉思,半天没有说话,心里不是滋味。
篱悠 小说
“怎么不说话了?是不是感到很恼火?没办法,现在就这样。你没关系想进县城的医院,难于登天!”
天才宝贝腹黑娘 小拿
“上次,我还看到一个医生因为技术不行,不敢给孕妇做刨腹产,结果导致孕妇的孩子腹死胎中。”
“孕妇和她老公去告那个医生,甚至在网上发帖,向社会人士求援,可都没有啥用,那个医生一点事儿都没有,孕妇的孩子算是白死了!”
凌国韵一脸凝重的说道。
“还有这种事情?他是谁?告诉我!我要撤了他,还要帮那个孕妇一家讨个公道!”
陈小球一听,立刻火冒三丈起来。
女王驾到
“你要是让我弟弟恢复医生职位,我就告诉你!”
凌国韵硬是不说,反而和陈小球谈起了条件。
陈小球见她这样,立刻摇摇头,拒绝道:“那事门都没有!你弟性质太恶劣了,上班都能和女护士搞暧昧,太不像话了!”
一听陈小球这话,凌国韵顿时无语。
“你这是找借口,不就是和女护士亲了一下嘴吧?你就给他职位下了,是不是觉得有点狠?”
凌国韵嘟起红唇,娇嗔道。
“亲嘴还轻了?有亲嘴就有下面发生的,你难道不懂?要不,我教教你?”
陈小球见凌国韵故意把他弟弟凌国安之事说的轻描淡写的,立刻怼她道。
言语之中还带着一丝戏谑,凌国韵听了,立刻羞红了脸颊。
“你……你这人说话就不能好好的说?我在跟你谈正事!”
凌国韵没好气的说道。
“我就这性格,你弟那事免谈,我现在要去找蚯蚓,你要是愿意帮忙,就跟我一起去,不愿意那就请便!”
陈小球觉得,凌国韵就知道为自己弟弟求情,一时间对她没有了好感。
“行了,看把你急的,我带你去个地方,那里说不定有蚯蚓和鼠妇。咱俩这样盲目找下去,啥时候是个头啊!”
说完,凌国韵就在前面带路,把陈小球带到了一个小道,小道尽头是一排瓦房,看起来很穷的样子。
“县城怎么还有这种穷地方?简直跟农村差不多!”
陈小球见了这些房屋,一个劲的直摇头。
“这叫城中村,好多城市都有!”
凌国韵解释道。